继续把冷面烤下去

梦想成为霍克斯的备胎

【胜出】邻家的爆豆龙



居家贤妻型机车猛男咔×徘徊在发霉边缘的底层写手久
就,OOC(挠头)
八百年前在某节英语课上闭着眼睛写的智障废稿,拿来混更qwq
胜出日快乐!!!




绿谷出久那天心情还不错,哼着歌出来丢垃圾,正晃着黑色垃圾袋的时候,看见巷口停了一辆拉风的银灰色机车。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戴着护目镜的男人从机车上跳下来,径直向自己走来。

“喂!矮子!你就是绿谷出久?”男人气势汹汹的,而且很高,走近的时候绿谷出久完全被罩在他的影子之下。

绿谷出久一愣,傻呆呆地点了点头。

在这短暂的一秒钟里,他深刻反思了这半年以来他所有的行为:或许是因为他总是拖欠房租,房东要来杀人灭口了;或许是因为昨天路过便利店的时候和一群花臂大佬对上了眼神;或许根本就是他气数已尽,死神大人于是乘着机车来取他小命……

而男人扯出了一个恐怖的笑容,伸过手来拽起他的领子,恶狠狠地说:“所以说,把废旧杂志丢到不可燃垃圾回收点的就是你小子?”

绿谷出久:???

男人又抢过他手里的黑色垃圾袋撕开,确定今天里面的垃圾分类正确,然后再系上,凶巴巴地摔进回收点。临走前还用食指直直地戳向绿谷出久的眼睛,说:

“再让老子发现你乱分类,老子就把你打成不可燃垃圾。”

说罢他又跨上他停在巷口的拉风银灰色机车,扬长而去,像都市传说一样消失在灰霭和初上的华灯之中。

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第二次见到机车猛男的时候,机车猛男正站在隔壁房间的门口,被一群阿姨们围堵着,塞了一沓女性精修照片。

终于阿姨们一起推推搡搡着散开了,猛男抬起头,看见另一边拿着钥匙准备开门的绿谷出久,啊了一声,说:

“不可燃垃圾?”

“…………是绿谷出久。”绿谷出久抓了抓头发,傻笑。

就这样两人莫名其妙地认识了。

其实早就该认识的,两人已经住隔壁住了一年多,但是绿谷出久鲜少出门,机车猛男又早出晚归,加上没有交朋友的兴趣,两人一直完美错过。

机车猛男名叫爆豪胜己,阿姨们叫他“小胜”,所以绿谷出久也叫他“小胜”。小胜在公寓里是头号红人,谁家水管裂了,电视坏了,榻榻米漏了个洞,总能看见有人来敲爆豪胜己的门。

爆豪胜己对不请自来的访客,不管是阿姨还是老奶奶,从来没有一点好脸色,每次都要骂骂咧咧地吼着“别把老子当免费维修工啊你们这群穷鬼”,但最后都好好地帮了忙。

而在这个廉价公寓里住的,毫无疑问,确实都是和绿谷出久一样钱包比脸干净的穷鬼。

绿谷出久大学毕业以后就做着自由职业——写作“自由职业”,读作“无业游民”。每天所谓的正经事,就是在出租屋里没日没夜地敲键盘。

写东西是这样:越是不会写,字就越廉价,越廉价就越不得不多写。写得越多就越写不好,越写不好就越廉价。恶性循环。

绿谷出久是写字行业底层人民,只要求字数不要求质量那种。他必须每天写每天写,停不下来的秒针一样,脑袋都不像脑袋,像打印机,输出的全是不知道从哪里输入的鬼话,他还要使劲塞入感叹词,以增加word左下角显示的字数。

有一段时间他被杂志社下了最后通牒,更不上连载就把他开除,他只好破釜沉舟,囤了一箱泡面,把自己关在了出租屋里。

好不容易交了稿后他倒丧失了出门的兴趣,倒在床上睡了一天一夜,滴水未进,醒来的时候浑身无力,连坐起来都做不到。

那时他听见门被哐哐哐地撞着,听着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想来是房东。他决定装死混过去,然而门锁处传来了铁丝撬门的声音。过了一会儿,爆豪胜己出现在玄关。

“小胜……你怎么来啦……”绿谷出久看着爆豪胜己走过来,甚至还露出了一点回光返照般的微笑。

爆豪胜己把他一把从床上掀了下去,吼道:“我他妈来给你收尸!!!”

绿谷出久一下子红了脸,彼时他已有将近一个星期没有洗过澡,衣服也没换,皱皱巴巴的,和尸体确实没啥两样。

爆豪胜己还给他烧了洗澡水。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厨房里竟然飘出了泡面之外的食物的香味。爆豪胜己正往保鲜盒里放煮好的食物。

“这个三天以内吃掉,这个今天晚上就……那个!放下!那个是生的!”

爆豪胜己还往保鲜盒上贴了便利贴,但是冰箱实在没办法放东西,里面堆满了腐烂的食物尸体,气味堪比生化武器。

爆豪胜己又把绿谷出久臭骂了一顿,然后拔掉冰箱电线打开箱门放毒气,两个人坐到整个屋子离冰箱最远的角落。绿谷出久还端着碗吃得狼吞虎咽,饭粒酱汁沾了一脸。

爆豪胜己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给我你的电话。”

“啊?”绿谷出久懵逼。

“我怕你一个人在这儿会烂掉污染空气。”

“……”

绿谷出久没接话,又低头扒了几口饭,心脏跳得砰砰的。

是恋爱了。



但是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并没有那么多了解。爆豪胜己活得像都市传说一样,什么都会,什么都做得好,从没见过他上班,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钱吃饭。

或许是离家出走的大少爷?绿谷出久猜测道。又或者是某地下组织的大佬,天天骑着机车扛着球棒出去收保护费那种。

直到某一天,他的电脑带着他没备份的稿子紧急自尽,他的哭嚎声惊天动地响遏行云,爆豪胜己怼开他的门问他发什么疯,他说电脑挂掉了,爆豪胜己一屁股把他挤开,自己坐在电脑桌前。

“小胜你别乱动!”绿谷出久着急起来,“这是我的命啊!!!”

“你的命已经挂了,看不出来吗?”爆豪胜己白了他一眼,又乱敲了一通键盘。

绿谷出久心在滴血:“这个不是电视机拍一拍就能拍好的,我还是拿到修理店去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眼前的屏幕神奇地亮了起来,滚出一排排天书一样的英文字母。爆豪胜己仿佛小孩拿键盘乱敲着玩一样飞快地敲了一行又一行魔法符号,没保存的word界面就成功出现在眼前。

然后爆豪胜己抬起头,露出一副看白痴的表情。

绿谷出久邻居家的机车猛男,在酷似地头蛇的外表下有一个正经人的身份。竟然是程序员。竟然是个有头发的程序员!

说爆豪胜己是程序员其实低估他了。他是名校计算机专业的纯血统优等生,没毕业的时候就拿过全国编程大赛的奖金,大三那年随随便便接了个项目,随随便便赚了几百万,之后又随随便便地辍了个学,随随便便地搞了个破出租屋瞎住。

在辍学以后的时光里还试图过做一个职业电竞选手,并一口气进入了全国赛,随随便便拿了个冠军之后觉得游戏太简单,就随随便便直播黑进服务器搞事情,被全网玩家追着骂了之后,又随随便便地退了电竞圈。

最近的兴趣爱好是机车,这是爆豪胜己第一次沉迷于一项只花钱不赚钱的兴趣爱好。绿谷出久问他考不考虑做一做摩的(dī)生意,他回复道去你妈的。

绿谷出久正色道:“不可以看不起摩的,开摩的很赚钱的,比写字赚钱多了。”

这句话是实话。有一个月绿谷出久死活投不出去稿子,被活生生断了饭钱,拿着最后一点积蓄跑去路边摊喝到天昏地暗,迷迷糊糊地想着干脆把腿撅断一条,到天桥下面去唱歌讨饭都比现在来得轻松。

最后还是爆豪胜己路过把他捡了回来,管了他一个月的饭,甚至还把他喂得胖了一点。

绿谷出久的表面:(乖乖坐下)谢谢你,打扰了,我有钱之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绿谷出久的内心:富猛男求你看看我!!!我不想努力了!!!!!

他试过把自己写的小说小心翼翼地递给爆豪胜己看。爆豪胜己看了几眼就摔在了桌子上,毫不客气地说:“这他妈写的什么垃圾。”

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又把绿谷出久的杂志拿起来翻了翻:“你自己看看,你什么废物,在三流垃圾杂志的版面夹缝里写小说,连他妈不孕不育的广告都比你面积大。”

“你就不适合这行。”爆豪胜己还说,“你干点啥不好,非得写东西吗?”

他说着说着,感觉身后罚站一样站着的人渐渐没了声音。回身,看见绿谷出久低着头,眼泪滴滴答答地垂下来。

爆豪胜己一愣,有点心软了,但脸上还凶巴巴的,又掉头回去把“垃圾”好好读了一遍。

“行文节奏太拖,无病呻吟。”他低声说。

绿谷出久抬起泪光盈盈的眼睛。

“但人物设定还行。”

爆豪胜己给完了意见,就一脸不耐烦地摔下稿子扬长而去。绿谷出久在身后使劲品了品,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追上来,此时爆豪胜己已经走到了自家门口,防盗门都打开了一半。

“小胜!”绿谷出久伸手拦住了防盗门。

爆豪胜己回过头来。对街车流的远光灯相连,连起一条金色的长河。月光和走廊晦暗的顶灯光一起打在他的头发上,在鼻梁后落下一片阴影。

绿谷出久背对着满街灯火通明,弯了弯圆圆的眼睛,笑着说:

“谢谢你。”

爆豪胜己浅浅地蹙眉,小声说了句“去死吧”,然后转身进屋关上了门。

那年绿谷出久二十四岁,有着浪费不完的浪漫梦想和奢侈的青春年华,在社会的底层徘徊了两年有余,以为自己终将一直腐烂下去直到时间耗尽。

而那天他看着眼前禁闭的防盗门,心里几乎第一次受到莫大的鼓舞。



从那之后,绿谷出久几乎每一篇稿子都要先拿给爆豪胜己过目。爆豪胜己内心拒绝行为上也表现出了强烈的拒绝,但终究是敌不过死缠烂打加上一对可怜兮兮的眼睛,就都遂绿谷出久的心愿好好读了。

不知道是不是爆豪胜己教导有方,绿谷出久此后的文章投稿成功率渐渐高了起来。而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讲,他和爆豪胜己独处的时间也多了起来。

也该说清楚了。绿谷出久想道。虽然他被爆头的几率高达99%,但是一直这么保持着暗恋的状态天天和暗恋对象同吃同住同改稿子实在太像变态了。

下好决心以后,绿谷出久给自己制定了周密的表白计划。他先约爆豪胜己吃饭,再借口新片上映拉他去看电影,然后是深夜的喷泉表演,表演最高潮的时候他就表白,这么浪漫的表白没有被爆头的理由!

于是这一天,从计划的开头就开始不对。他预定的餐厅因为爆豪胜己堵车被取消了订单,爆豪胜己拉他去吃麻辣火锅把他当场吃到拉肚子,一起看的电影又被爆豪胜己明确表示了“拍的什么几把玩意,给鸡脖子上栓个摄像头鸡都比他拍得好看”。

绿谷出久垂头丧气,喷泉也不想去了,心说算了算了表白个鬼啊表白不成回头连邻居都没的做而且我觉得电影挺好看的啊说鸡都拍得更好也太高估鸡了吧那我要是真的表白了会不会被骂成连鸡都不如……

想着想着突然发现爆豪胜己站在原地不动了,一脸见鬼的表情。

“你你你你你他妈,”爆豪胜己结结巴巴,“说说说说你要干啥?”

绿谷出久猛地捂住嘴。

俩人瞠目结舌面面相觑相对而站,卖气球的一边吆喝着卖气球啦表白神器啦表白不成功买一个赔俩啦一边从他俩身边路过,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啊,啊这个。”绿谷出久当机。这种情况再继续表白有点太low了,本来说漏嘴就够low了,再low下去他这辈子都不要再想抬头做人了。

不知道是不是晚风吹得他脑袋有点发热,还是晚饭喝的那两口啤酒开始上头,他突然就想激情一回,放肆一回。

“小胜!”他突然大喊了一声,猛地走过去捧起爆豪胜己的脸,对准对方的嘴唇吻了下去。

温热湿润的触感相接的时候他脑袋里的喷泉喷上了最高峰。值了,被当场爆头也值了。

脑内宏大的背景音乐响起,是结婚进行曲!

然后他左脚绊右脚,带着他正强吻的人一起直直地摔向了地面。

咚——

……

……

“小胜!小胜你醒醒!你醒醒!!!”

“操你妈别晃我!叫救护车!救护呕——”

……

……

绿谷出久,24岁,处男,人生中第一次表白并强吻,把暗恋对象吻成了脑震荡。



tan90°的TBC
==============

我溜了!世界再见!!!
爱各位

评论(11)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