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把冷面烤下去

梦想成为霍克斯的备胎

【胜出】爆爆我的小男孩

三初海:


15岁不良少年咔×22岁元气警察久
年龄操作,轻松向
有茶→出元素注意避雷
少年咔酱屡次进橘子的故事(不)



01. 摸人屁股之前要先算好逃跑路径



爆豪胜己一边喝可乐,一边眯着眼看不远处助人为乐的和谐画面。

天气晴朗,风和日丽,明媚的阳光在青年的警帽上跳跃。小警察拥有一个年轻生命的全部优点,宽肩窄腰,制服衬衫扎进皮带勒出的绝妙曲线,制服裤下包裹的挺翘的臀(咳)部,修长而笔直的一双腿,都让人浮想联翩。

偏巧又长了一张不合年龄的可爱的脸,扑闪的眼睛里漾满天真烂漫的清流,笑意在眉间眼梢闪烁。他像自由穿行于原野中最健康的一匹小骏马,明朗而轻快,灵动而好奇。

但爆豪胜己知道,那是最热情,最骚动的年纪,在禁欲的黑色制服下,该会有怎样可口的身体,那一定是柔软的,放纵的,缠绵的,能让人沉湎其中自甘堕落的滚热的陷阱。

天太热,他舔了舔干燥的上唇。

和他一起坐在长椅上喝可乐的兄弟上鸣电气似乎一眼看穿了他的需求,怪笑着勾搭他的肩膀:“那个妞很正对吧?要不你去要个联系方式?”

爆豪胜己这才意识到小警察正给两个女高中生指路。那两个八婆问个路废话贼多,一会儿拉拉小警察的胳膊,腆着脸撒娇,一会儿又要自拍合照的,怎么看怎么心怀不轨。

他甩开上鸣电气的手,把空可乐罐子勾手丢进六米开外的垃圾桶,不屑地一笑:“那种干瘪的女人有什么可泡的。要泡就泡旁边那个。”

上鸣电气左看右看,除了两个女高中生之外的雌性生物只有旁边冰淇淋车里的阿姨,于是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并迅速远离十公分:“你喜欢这个口味的吗?”

爆豪胜己嫌弃地啧了一声,挑起下巴示意方向:“那个条子才是极品,浪货中的浪货。”

上鸣电气的神情非常复杂:“爆豪,袭警可是很危险的。我看还是泡阿姨更适合你。”

爆豪胜己给了上鸣一个暴锤之后站起身,冲小警察的方向走去,脸上带着势在必得的微笑。

从冰淇淋车的背面绕过,用车身挡住自己,一只在违法边缘试探的手伸了出来,握上小警察的腰线,又紧贴着向下抚摸,停留在柔软挺翘的臀(咳)部,暧昧地一掐。

“砰——”

冰淇淋车后传出一声倒地的重响。



“操——疼疼疼疼疼!你他妈的,动手之前就不能先看清楚吗!”

小警察一边给眼前这个龇牙咧嘴炸了毛的少年上碘酒,一边不住地道歉。

他叫绿谷出久,22岁,警校初毕业的新人,目前正处于被碰瓷的尴尬局面中。

一阵女警们的说说笑笑声靠近,蛙吹梅雨走过来:“小爆豪怎么又来了?又打架了吗?”

“不是,他是被小久揍了,哈哈哈哈小久干得好!”丽日御茶子一边说一边在少年炸毛的金发上呼噜了一把,被少年反手拍开。

“虽说是我太冲动了,不过小胜也有错吧。”绿谷出久说,“你那么做换谁谁都会以为是痴汉……”

“你还有理了?过来,让我也揍你一拳!”

绿谷出久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合上医药盒站起身说:“蛙吹,我还有一点工作要和你对接。小胜你先待在丽日姐姐这儿,我下班以后再来找你。”

“嘁——”爆豪胜己一脸不爽,但也没有再纠缠,视线黏着绿谷穿制服的背影目送他走出办公室。

丽日御茶子好笑地搬了把椅子坐在爆豪胜己对面,她对这个不良少年不算陌生。这孩子三天两头打架,被抓住了也不跑,还就地挑衅主动要求被抓回局子。来的次数太多,以至于变成了警局的吉祥物,长时间不见甚至还有点招人想念。当然她是不会想念的,她是这个警局里最不喜欢爆豪胜己的人。

“你真是个麻烦。小久有你这个弟弟也很可怜啊。”

“我不是他弟弟。”爆豪胜己还依依不舍地看着门的方向,“还有,不许叫他小久,大饼脸。”

“我怎么叫他关你啥事。而且我脸也不大。”

“他是我的人。你听不懂话吗?大,饼,脸。”

“那你可得有点危机意识。”丽日御茶子翘起二郎腿,自顾自地拆了颗果冻吃,“这里对小久有意思的可不只我一个。你老是给他添麻烦,小心他踹了你另觅新欢。”

爆豪胜己没有再接茬,仰面靠在皮质沙发背上闭目养神。

丽日御茶子却突然来了兴致:“说说,你和他进行到哪一步了?”

“啧,关你屁事。”爆豪胜己的眉头拧起。

“你们做过了吗?”

“……没有。”

“那亲亲了吗?”

“没有。”

“约过会吗?”

“闭嘴,大饼脸!”

“等等。”机智的丽日御茶子发现了华点,“你该不会压根就没告白吧?”

她看着少年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噌噌涨红,怒气值和尴尬值双双上升并爆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拍着桌子狂笑起来,“看你说得挺牛逼的,结果还不是和我一样在起跑线上蹲着呢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和你在一条起跑线了,你他妈落我一大截呢。”

“我哪儿落你一大截了?差张弟弟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话正戳爆豪胜己的弱点,他的脸黑了下来。丽日御茶子最喜欢看他吃瘪的样子,笑得反而愈发开心。

“别着急嘛臭小鬼,前路漫漫,一起努力?”丽日就差没把冷嘲热讽四个字写在脸上。

“他是我的人。”爆豪胜己坐直身体正视丽日,表情突然变得严肃,“没有人可以跟我竞争。我能给他的,比你们都要多。”

丽日御茶子打趣地与他对视,但那双眼睛确实不像在开玩笑,里面沉淀了坚如磐石的决心,如海啸爆发前夕的海面般汹涌而克制的情感,和仿佛下一刻就要冲破界线而此刻却危险地压抑于一对瞳孔的超载的狂热的欲念。讲实话,有点可怕。

“你有时候真让我不敢相信你还是个小孩。”她说。

“我本来也不是小孩。”话音未落,绿谷出久换好常服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穿着字母T恤看起来平添几分傻气。

“你们在聊什么?很开心的样子。”他笑。

爆豪胜己和丽日御茶子对视一眼,难得默契地都没有回应。

“回家吧,我肚子饿了。”爆豪胜己故意大声地说,胳膊勾住绿谷出久的脖子。

“诶?小久你和他住在一起?”丽日御茶子一愣。

“嗯,小胜是最近搬过来的。”绿谷出久挠挠头,“毕竟雄英离我家比较近,住在我家也方便照顾他。”

不!小久!!!那可不是什么需要照顾的小宝贝啊!!!那是头号危险分子犯罪预备军啊!!!

爆豪胜己果然回过头来冲她做了一个得逞的鬼脸,揽着绿谷出久的肩膀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办公室。

丽日突然反应了过来“落一大截”是什么意思,在爆豪和绿谷的身后响起了痛苦的咆哮声:

“小久你迟早要把那个混蛋惯坏了——”

“她说什么?”绿谷出久一脸懵逼。

“她说快点走废久,我是真的很饿了。”他说着带着他的小警察加快了步子,嘴角忍不住扬起细微的笑意。

他叫爆豪·不良少年·雄英一哥·天下第一醋瓶子幼稚鬼·胜己,15岁,目前正与暗恋对象甜蜜同居中。



TBC
==========

今天丧丧的,写篇甜饼转换一下心情(๑•̀ω•́๑)
年下是我永远的xp【诶
看上去幼稚其实心超细的狼狗系咔和看上去成熟其实天真烂漫的绵羊系久的多重反差
后续就(望天)随缘吧,有空再更新
爱各位!

评论

热度(716)

  1. “三初海是哪个?”“三初海是哪个?”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继续把冷面烤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