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把冷面烤下去

梦想成为霍克斯的备胎

【胜出】爆爆我的小男孩(06)

三初海:

不良少年咔×元气警察久


年下


前话走  01  02  03  04  05


(05别看了,求你们TAT)


 


不可燃垃圾突然想起了自己想写恋爱甜饼的初衷(???)


 


04和05让我写飞了(哭),如果可以的话请忘掉吧


好想坑掉,然后重启人生(举枪)


 


 


 


06


 


爆豪胜己看着同居人提了至少十个购物袋回来。


 


“……废久,是你打球还是我打球?”


 


“哼?你说什么呢!即使是当观众也要有充足的斗志才行啊!气势上输给对方怎么办?”他从纸袋里拿出一套崭新的运动装,“刚好也换一套晨练装备。”


 


……就是你自己想买吧……


 


“这个是给小胜的!”他丢过来两个袋子,一个里面放着整套黑色护腕护膝,另一个里面放了一打运动袜子和……运动内裤。


 


什么鬼!他把袋子摔在地上。


 


“诶?不喜欢吗?”绿谷出久的表情天真.jpg,没有一丝性骚扰的自觉,“你的东西都在老家没拿过来吧,买套新的不是挺好么?啊对了,顺便告诉你,我今天花钱花太多了,所以这个月只能吃鸡蛋盖饭了嘻嘻嘻☆”


 


☆个屁啊!哪来的败家男人!


 


虽然已经进入了秋天,但是刚爬过楼还是有点冒汗。绿谷出久去开了罐冰可乐,一边撩着衣领一边一饮而尽。他动作磨磨唧唧的,爆豪胜己忍不住开始替他收拾堆了一地的包装垃圾。


 


“所以说你们是什么比赛啊。”绿谷出久突然问,“全国高中生联赛?还是和诚○高中的友谊赛?”


 


爆豪胜己后背一僵:“……和一个学长的球赛,在公园旁边的球场。”


 


他发誓,他看见绿谷出久脸上闪现了一秒超失望的表情。


 


“没事的小胜,什么事情都要从基础练起。”竟然还开始安慰他了。他气得把球鞋里的填充纸团砸在绿谷脸上。


 


这场球赛,约的时候没觉得low,现在想想简直low到爆炸。他的技术肯定没话说,虽然不在校队,但是在国中的时候就收到过篮球强校的邀请。不过对方的技术可不能保证,万一太垃圾,那显得他欺凌弱小一样,有多少花样都使不出来。绿谷出久搞不好还得跑去跟人家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家小胜下手没轻没重伤到你了”之类之类。


 


他打开刚刚被摔在地上的袋子,看见运动内裤的尺寸竟然是对的。这臭呆子肯定是特意翻衣橱确认过了。嘁,真他妈可爱。


 


他心里暗自希望杂鱼学长的篮球水平能比打架水平高一点,于是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一个星期。


 


星期日的早晨来临的时候他躺在床上,甚至想要像小学感冒时那样,托妈妈打个电话请假:“喂?杂鱼学长吗?我的儿子因为怕你太垃圾所以吓出病了,今天不能去打球啦。”


 


但是想也是没用的,真正的勇士就是要直面惨淡的现实。他从床上爬起来,看见手机屏幕闪过两下荧光。


 


信息来自切岛:“球打不成了,田中出事了。”


 


 


 


爆豪胜己赶到球场的时候,切岛上鸣正和两个高三的学长说着话。前夜刚下过秋雨,气温骤降,衣缝间渗入丝丝冷气,他们站在一块不小的水洼前,深绿色的橡胶地上反射出四个少年的腿和头顶的天空,身后还有三三两两打球的人,球鞋摩擦湿漉漉的地面发出吱喳吱喳的声音。


 


谈话看起来异常平和,好像一星期以前教学楼下的剑拔弩张从没发生过,四个人脸上都有浅浅的担忧。


 


他站定,喘了喘气:“出什么事了?”


 


上鸣皱眉道:“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田中和一个叫佐藤的不良有关系。今天凌晨的时候,那个佐藤突然浑身带血地出现在田中家门口,把附近的摄像头都敲爆之后就把田中带走了。”


 


学长中的一个接着说:“田中的妈妈吓坏了,也报了警。不过听说情况是田中自愿跟佐藤走的,带走了家里很多钱,还留了便利贴,所以事情发生的时候谁都没有察觉到。”


 


“……”


 


爆豪胜己也感到了不可思议。虽然他们三个平日自称不良,但说到底只不过是一群有点能打还爱咋咋呼呼的乖小孩,对真正的地下世界一无所知,突如其来的事件恍如做梦般令人不可置信。


 


两个学长也丧尽了之前的戾气,离开前眉宇间不无诚恳地劝告道:“我们两个准备办理转学了,你们最好也小心一点。”


 


“嗯,学长你们也务必保重!”切岛甚至用上了敬语,共同的危险隐患让他们的关系缓和了许多。这两个人平时跟着田中为非作歹,但也从未有过要进入地下世界的心理预期,现在惟恐受其波及。


 


球场上只剩爆豪三人对视着杵立,心情复杂。突然身后传来了呼声。


 


“小胜——”


 


爆豪胜己这时候才想起自己忘了通知绿谷出久。这人为了能来看他打球,昨天晚上还在值夜班,和他约好一下班就会过来。


 


他回头。绿谷出久并没有换运动装,而是还穿着昨夜去上班的衣服,米色风衣,白衬衫黑裤子,裤脚收进一双棕色的短靴。他长得脸嫩,平时穿字母T恤和运动装的时候比爆豪还像高中生,偏偏这一天走过来的时候,后背逆着光和秋风,成熟男子的气场扑面而来,连爆豪都觉得心脏咯噔一声猛跳。


 


那是所有高中男生都会向往的社会人形象,配上恰到好处的身材,活脱脱像从杂志里走出来的一样。切岛悄悄拽了拽爆豪衣角,问:“那个帅哥是你哥哥?”


 


“哥你大爷。”爆豪恶狠狠地把切岛甩开。


 


绿谷走近的时候爆豪看见他眼眶下的浅青色和眼底淡淡的倦意,但还是努力元气地笑着说:“抱歉,早上突然有紧急工作,来晚了些。比赛怎么样了?”微妙的沧桑感也是荷尔蒙的标志。


 


“取消了。”切岛和上鸣一脸紧张羡慕的蠢表情,搞得爆豪说话也没好气。他知道绿谷出久好看,但很少意识到绿谷出久在别人眼里也好看。他是因为喜欢绿谷才觉得他好看的,所以这份好看应该是他的专有感受,要是别人也觉得绿谷好看,就会让他觉得他的喜欢被瓜分了。


 


上鸣看着绿谷,怎么看怎么眼熟,突然恍然大悟:“你你你是那个浪货……不是不是,那个那个,警察叔叔!”


 


蠢死了!爆豪胜己一巴掌扇在上鸣头顶。


 


“我叫绿谷出久。”绿谷出久说,“我猜你是切岛同学?”


 


“是……是!”切岛不自觉地站得板直。


 


“我听小胜提过你哦。”绿谷微笑,“果然是个男子气概十足的男人。”(原描述是“切岛是个整天念叨男子气概吵死人了的狗屎头”。)


 


切岛的脸唰地一下蹿红,腰一折猛地鞠了一个超过九十度的躬:“我我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当个好孩子!!!”


 


爆豪胜己:我的朋友超丢人怎么办,在线等,急。


 


太阳渐渐升上天空中央,冷气逐渐散开,温暖的阳光照在脸上。球场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背后响起了呼号嬉闹声。绿谷出久看了一眼手表,说:“既然不打球了,不如我请你们吃饭吧。”


 


“可、可以嘛?!”


 


“当然可以啦!”


 


“久哥万岁!”两个小孩欢呼起来。


 


“不许那么叫!”爆豪胜己又急又恼,“也不许去!”


 


“有什么关系嘛,是久哥要请客,又不是你,小气鬼。”切岛自来熟地搭上了绿谷的肩膀。


 


“垃圾爆豪,自己玩球去吧!”上鸣还冲他吐起了舌头。妈的,这么快就倒戈,白跟你们当了那么多年兄弟。


 


 


 


最终还是狠宰了绿谷出久一顿价格不菲的烤肉。回家的路上遇到M记,绿谷出久又兴致勃勃地推门进去。


 


爆豪胜己永远不能理解这个人的食物偏好,刚刚在烤肉店还嚷嚷自己饱到站不起来,转眼又能一边走一边吃掉一盒大份薯条。绿谷出久对油炸食物的热爱和他吃油炸食物时的废话一样源源不断。


 


他抬头,头顶的摄像头随着行走向后移动,田中的事无缘由地又窜入脑中。他有种隐隐的不安,仿佛这是某场秋雨后的阴霾,总像是暴雨再至的预兆。


 


“废久,有个叫佐藤的人,带走了我们学校的田中,这事你知道么。”他问。


 


“我知道。”绿谷出久又拽出一根超长薯条放进嘴里,“早上突然加班就是因为这个。”


 


绿谷出久吃薯条的时候喜欢先咬住一端,嘟起嘴唇,把薯条的一段卷进嘴里,咀嚼咀嚼,再如法炮制地吃下一段。他吃得很快,于是薯条露在外面的长度噌噌缩短。腮部鼓鼓囊囊的,像小仓鼠一样,眼眶下的小雀斑也跟着咬肌运动摇摇晃晃,如同白昼中闪闪烁烁的黑色星辰。


 


“这件事情交给警方就好,我们一定会尽力把田中同学安全带回来,不必担心。”绿谷出久说,“警局已经和学校沟通过了,最近会加强安保,只要放学后多小心早点回家就不会有问题。”


 


他倒不是担心安全。他只是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种没来由的感觉还是不说为好。


 


走回公寓的时候,刚好看见一群国中生在公寓楼下的篮球场里打球。绿谷出久突然兴奋,不知道从哪儿又燃烧起了重拾青春的热血,撸起袖子说:“小胜,不如今天我陪你打球吧。”


 


那样子倒不像是要“陪”他打球,分明是自己想玩得很。爆豪胜己戏谑地俯视青年一眼:“你会玩么你。”青年个子不算高,比他这个高中生还要矮半头,离得近的时候不得不微微抬起眼睛和他说话,一双明净的眸子直勾勾地悬在视线下方,这样的视角让爆豪胜己非常满意。


 


绿谷出久嘿嘿一笑,把外套脱下来递给爆豪,卷起衬衫的袖子,混进小孩群里抢他们的球,左闪右闪,跃起灌篮。


 


“砰——”砸到了篮板,球飞了出去,没进。绿谷出久被一群小孩集体diss超没面子。爆豪胜己捂着脸笑得肚子抽筋。


 


他也转转手腕加入。绿谷出久体能不错,但技术烂得没眼看。发现了这一点之后爆豪胜己开始频繁地使用花招假动作,加上一点犯规行为,逗得绿谷出久满场跑来跑去。国中生们不知道哪来的默契也都帮着爆豪耍绿谷,打了半天绿谷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被捉弄了,脚一跺愤愤地下场。小孩们就凑在一起笑他,满场笑声不绝于耳。


 


作为此处唯一的成年人,绿谷出久倒看不出生气和尴尬的样子,坦荡荡地坐在场边的长椅上,衬衫被潮气吸附黏着,脸色微微泛红,额发湿润,眼睛弯弯地眯起,腿交叠着搭在一起前后摇摆,那是他愉悦和放松的标志。


 


男人心里永远都藏着一个小男孩,爆豪胜己想起这句话,绿谷出久不是心里藏着,他是压根就没长大过,永远学不会大人的腔调大人的举止,再怎么成熟的衣装打扮都遮不住内在热血笨蛋式的天真。他有时候甚至怀疑他和绿谷出久哪个才是年长的一方,怎么这个人老是让他产生一种当家长的谜之心情。


 


“我高中毕业以后就没有玩过了,技术生疏了而已。”成年人先生还在努力给自己找借口。


 


他笑,装作没听见,使劲揉了揉绿谷一头卷毛,突然又想起那天他说过的话,问道:“你之前说,你以前在棒球部,后来为什么退出了?”


 


“啊,那个啊……”绿谷出久用袖子擦了擦额头,“我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棒球比赛,我执意要父亲过来看,他经不住我磨就答应了。结果他在那天殉职了,比赛也没看成。”


 


“我小时候不懂警察的工作程式,以为是因为我催促他回来才导致他出事的,所以以后都没有再打过棒球。”


 


他抬头,看见爆豪胜己表情一言难尽,于是笑着说,说:“别这么凝重嘛,都是往事了,早就翻篇了。”


 


“你叫我去看你的比赛时我真的超级开心啊,让我有一种,被需要的感觉。我想那个时候我父亲应该也是一样的心情,现在我可以原谅自己了。”


 


“不过,我还是想要一个真相。”


 


秋风起,被球场的菱形铁网割裂,卷着来自北方大陆的肃杀寒气。只穿着衬衫的人冷不丁被冻得一个激灵,赶紧把放在一边的外套穿上,站起来说:“回家吧?”


 


爆豪胜己看着高远苍蓝的天空,零星秋叶在头顶的风中飘舞,不安感愈演愈烈。配上绿谷出久的话,虽然不该迷信,但总归觉得不太吉利。他犹豫片刻,还是说了出来:“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你最近也要多加小心。”


 


绿谷出久一愣,然后笑着点头。他转向爆豪胜己的方向,展开双臂。


 


他的小孩难得撒娇地靠进他怀里,头低下去靠着他的后颈,微硬的头发刺刺地扎着皮肤。“我会小心的,谢谢你。”他说。


 


秋风是有点冷了,但是拥抱他的人还很温暖。体温透过重叠的衣服传递过来。爆豪胜己闭上眼睛,感觉涌动的不安感渐渐平复了下去。


 


 


 


TBC


 


==========


 


 


核心思想是想写池面久2333


 


我也想更无剑啊,但是写无剑好累,一百字我要改二十多次(不)


Lof也突然不能改个人资料了


到哪里寻找重新做人的机会呢T T


 


爱各位



评论

热度(274)

  1. “三初海是哪个?”“三初海是哪个?”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继续把冷面烤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