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把冷面烤下去

梦想成为霍克斯的备胎

【胜出】爆爆我的小男孩(03)

三初海:

15岁不良少年咔×22岁元气警察久


年龄操作,轻松向(大概是吧)


前话 01  02


前半篇有急刹车,需要走外链


(年下的奥义!就是社情!←四处推荐xp)




雨在半夜又下了起来。






托绿谷出久的福,他后半夜都没怎么闭眼,第二天一天都昏昏沉沉睁不开眼睛。后来干脆直接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反正老师也懒得挑他的茬。


 


绿谷出久今天应该是轮休,要不然那群条子也不能那么没命灌他酒。绿谷出久是个温柔的老好人,而且还傻,前辈和女孩子的敬酒肯定不会推拒,同辈的男生忽悠忽悠也能骗他一杯接一杯。


 


他可以想象昨晚的酒桌上绿谷出久用尴尬的表情把一杯酒推来推去,最终还是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一饮而尽的样子,虽然要是他他也会觉得有趣的不得了想要捉弄,但他以外的人来做还是太过分了。


 


于是他放学去超市采购的时候顺便给丽日御茶子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和她对骂了一顿。


 


比起这个,更尴尬的问题是,回去以后要怎么面对绿谷出久。昨夜一时冲动做了这般那般,虽然他觉得尺度小到写成小黄文都不用走外链,但是毕竟在绿谷出久印象里他应该还是个需要家长小心保管好成人影视作品不能被他发现的清纯小男孩。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会颠覆他的形象并且让他们的关系从此走向崩裂。


 


他站在家门口,思索待会儿进去之后该说什么。早上出门的时候绿谷出久还没醒,不知道现在在不在家,会不会他一推开门发现绿谷的行李都被搬走了,从此之后过上了到处躲他的生活?要是那样他就蹲到局子门口去逮他,如果他敢申请去别的地方工作,他就跟着转学,反正那个人不许走出他的视线范围。


 


他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


 


好的,想多了。


 


屋子里还是一股腐烂的酒气,窗帘都没拉开,又黑又潮,宛如嫖(咳)娼现场。他推开卧室门,看见绿谷出久坐在床上蓬头垢面睡眼惺忪,满脸我是谁我从哪来要到哪去的迷茫,懵逼地看着他。


 


“你……一直睡到现在?”


 


绿谷出久反应了好半天,然后使劲点点头。


 


“一次都没起来过?”


 


绿谷出久又反应了好半天,然后使劲点点头。


 


爆豪胜己松了一口气,看他那副一夜智商清零的傻样,应该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样想又觉得有点不甘心,难得他那么动情做了那么久心理斗争还打算直接认领责任跪地求婚,结果丫啥都不记得了?


 


不甘心变成了怒气,走过去把绿谷出久的小被子唰地一下掀开,吼道:“滚去洗澡!你他妈臭死了!”


 


绿谷出久让他吼得一愣,一边说对不起一边急急忙忙爬下床,还差点平地绊倒。


 


爆豪胜己内心五味杂陈,把被子团成一团暴揍一顿撒气,最后还是认栽地放下被子去开窗通风准备晚饭。


 


绿谷出久好好洗了个澡,确定身上没有酒味之后才走出热气氤氲的浴室,外面的空气微凉,是开窗通风的缘故,刚洗完澡的皮肤吹上一点凉风非常惬意。厨房的方向传来饭香,他这才意识到睡了一天自己快要饿到低血糖发作。


 


换好衣服爬到餐桌旁,从敞开的厨房门里看见爆豪胜己正系着一条围裙炸猪排。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的,做饭中的男人最帅气。


 


他眯着眼睛看少年的背部轮廓。半年前少年才刚到他的鼻梁,现在已经高出了他半头,肩部逐渐拉宽,四肢都变得更修长结实,健美的肌肉包裹在黑色背心下,显出非凡的力量感。


 


他撇撇嘴,知道这个男孩本来就是受上天恩宠的那类人,他高中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出众的身材。


 


想着他问道:“小胜,你平时怎么锻炼肌肉啊?”


 


“哈?”


 


绿谷出久以为他没听清:“我说,你平时怎么锻炼肌肉啊?”


 


爆豪胜己一时保持沉默,想的是自己每天早上在绿谷出久出门晨跑的时候悄悄跟踪的事儿难道暴露了?不能不能,他是傻的,肯定发现不了。于是说:“就是普通的运动。”


 


绿谷出久突然兴奋:“小胜在运动社团里肯定很耀眼吧!王者啊雄英的支柱啊奇迹的○代那种!”


 


“你想什么呢,我并没有加运动社团。”


 


“没有吗???”绿谷出久一脸被颠覆了三观的表情,“你这种看起来就很拽的人竟然没加运动社团?”


 


“你漫画看太多了!”爆豪胜己把一碗色香味俱全的猪排饭拍在他面前,忽然又想起什么,“你喜欢运动社团?”


 


“嗯……也不是,怎么说呢。”绿谷出久先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猪排,“我小学的时候也加过棒球部,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再继续,所以有点羡慕运动社团的人……”


 


爆豪胜己低下头,若有所思。


 


“我也想了解一下小胜在学校的生活啊。”绿谷拄着下巴笑道。


 


了解我?不良少年有什么好了解的?要我给你讲我的打架史嘛?说出来我都怕吓死你。


 


他于是转移话题:“你昨天去接谁的风了?喝那么多酒。”


 


“是欧鲁迈特!”绿谷出久的眼睛亮晶晶,“警界的爱抖露,活着的传说,所有警属子女从小的偶像。”


 


“……你和他很熟吗?”


 


“哎呀,也不算很熟。”绿谷出久突然谜之脸红,“我从小听他的故事,长大之后又做过一段时间他的学生,比起一般人可能多了解一点。”


 


碧绿色的眸子微微垂下:“我父亲去世之后我就一直很自卑,走到哪里都被欺负。欧鲁迈特是父亲过去的战友,听说之后就常常来陪我玩,教我格斗术。我上警校也是受他的影响。他和父亲是我的榜样,是我前进的目标!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像他们一样出色的警察。”


 


爆豪胜己突然不爽,他一直觉得他才是绿谷出久人生里最重要的羁绊,这会儿又半路杀出来一个欧什么迈特,而且他还完全不认识,简直像是要和他争宠。


 


虽然不爽,但他还是顺着绿谷出久的意思问了下去:“他都有什么传说啊。”


 


非常好,他现在开始后悔了。从一开始他就不该问绿谷出久去给谁接风。不,绿谷一开始问他怎么锻炼时他就该回复“关你屁事”。


 


结果就是,绿谷出久异常亢奋,不带重样地猛背欧鲁迈特传说故事集,从晚饭背到刷完碗,看完电视,洗完澡,甚至还抱着小枕头追到了他的被子里背,各种神乎其神的描述天花乱坠,到后来音节在爆豪胜己的耳朵里都被拆解成了一个又一个音素,完全听不懂绿谷在说什么了。


 


他又嫌烦,又不舍得把绿谷从被子里赶出去,只好硬着头皮尬听。终于绿谷出久有了要收尾的意思,开始进入煽情环节。


 


“总之他就是这么一个强大又善良,可靠又幽默的人,相信小胜也开始崇拜他了吧,毕竟没人听过他的传说之后会不崇拜他。”


 


不,并没有,简直要变成黑粉了。


 


“我想哪天要不要请他到家里来喝茶,毕竟他也算是父亲的故人,小时候又很照顾我。”


 


爆豪胜己叹了口气:“那你请呗。我会做饭的。”


 


“!!!”绿谷出久热泪盈眶,抱住他一顿乱蹭,“小胜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吗!!!”


 


“喂搞什么!”他把脸往一边甩去来掩饰红晕,“我哪天没给你做饭啦?”


 


这回绿谷出久不好意思起来,抱歉地抓了抓头,说:“本来你搬过来是为了能方便一点的,现在反倒变成你在花时间照顾我,我真是个没用的大人。”


 


爆豪胜己翻了个身,面朝他挑眉道:“那我的奖励呢?”


 


“奖励?”绿谷出久一愣,“我我我送你一台新的游戏机?”


 


爆豪胜己眼睛一闭:“我要晚安吻。”


 


“啥???”


 


“晚安吻!!!”小孩凶猛地吼道。


 


绿谷出久噗嗤一声笑出来,说:“你是哪来的小公主吗?”但还是低下头,在爆豪胜己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口。


 


哐——爆豪胜己反脚就把他踹下了床,自己一头扎进枕头。


 


“干嘛啊小胜。”绿谷出久又试图摸一把炸毛,然而被无情地拍开,“明明刚刚还撒娇了。”


 


“谁跟你撒娇了?一身酒气。快滚出去,老子要睡觉了!”


 


“哪有酒气,我都洗干净了!”绿谷出久得意地说,“小胜就是在害羞,我还不知道么。”


 


说罢起身把少年的被子掖了掖,捡起自己的枕头,关灯道晚安,离开了他的卧室。


 


黑暗里爆豪胜己睁开眼睛。


 


你知道什么?


 


指尖触碰额头上亲吻的痕迹,像一把火焰从头到脚焚烧开来。他看着自己的手心,心里落下倾盆大雨。他没有退路,也难以看见未来,只有纵长的时间线记录他的单向情深。手心的温度与额头的炙热相连,将他丢入了漫长的煎熬。


 


他把指尖放在嘴唇上亲吻,又闭上了眼睛。


 


你什么都不知道。


 


 


 


TBC


 


 


==============


 


 


突然日更hhhhhh


昨天的情节似乎违背了轻松向的初心


大概我就不是一个轻松的人hhhhh(???)


有人喜欢就最好啦


没人喜欢那我就自己喜欢自己!【诶


 


今天蛛丝校对了吗?没有


今天作业写完了吗?没有


世界再见!


 


爱各位



评论

热度(452)

  1. “三初海是哪个?”“三初海是哪个?”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继续把冷面烤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