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把冷面烤下去

梦想成为霍克斯的备胎

阿瑾按下Delete键,然后合上了笔电。

陈年老碗堆了一水槽子,干米粒抓着碗底,用钢丝球抠也抠不下来,指甲油倒先刮花了。于是烧了一壶水,半壶拿来烫碗,半壶拿来泡老坛酸菜牛肉面。

人都想要结果。

等水开的时候,她趴在防盗窗的边上,半个身子都探出去,没有跳下去的冲动。风是四月的风,楼下开满了迎春花,满眼金灿灿的火焰。

她有时候做梦自己变成了纸片人——她给自己写了一万条人设。

一万条人设依次实现,她飘进四月的风里。被看着,被人看着,被自己看着。

然后风停了,她降落。

水壶发出呜呜的啸声。可以泡面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