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把冷面烤下去

梦想成为霍克斯的备胎

【胜出】绿杜鹃 02

3初海是个杂食怪:

讲个鬼故事:三初海日更




职英背景ABO,生子


因为某种不可言说的原因而怀了来路不明的小孩的孕妇绿谷出久被幼驯染收留的故事


1v1,并不存在前男友


我的剧透:并不是我绿我自己,且咔没有绿


希望不要再在评论里猜情节走向,也不要再来问我要剧透了qwq


后面会发生什么我全都说出来大家看着没劲我写着也没劲嘛


 


前文走这里 01


调整心态,及时返回保平安,r u ready?


 


============


 


绿谷出久,omega,这两个词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世界上还有第二种出路么。


 


 


 


那一天是雄英毕业五周年同学聚会,聚会的地点就在雄英附近一家烤肉店,上学的时候他们也常常一起去那里吃饭,是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同学们都提前很久空出了行程表来聚会,连相泽老师和欧鲁迈特都特意赶了过来。爆豪胜己不算合群,但在几个朋友的坚持下也准时到了场,而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缺席的那个人会是绿谷出久。


 


缺席也好,爆豪胜己想道,废久就是这样,见不到让人不爽,见到了还是让人不爽,还不如见不到。


 


但是绿谷出久现在怎么样了呢。爆豪胜己知道自己没有关心的权利,在学校的时候两个人谁也没办法避开谁,都在忍着脾气和彼此相处,终于毕业了当然应该老死不相往来。事实也确实如此,绿谷出久很少会和爆豪胜己在工作场合以外的地方见面,十八年的关系竟然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断了。


 


那个一意孤行非要当英雄的omega,不知道哪天也许就会嫁给别人,染上别人的气味。爆豪胜己知道自己肯定没办法亲眼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如果一直保持着这样疏远的距离,他确信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忘掉这个人。


 


名叫“绿谷出久”的坎已经过去了,爆豪胜己现在是NO.2英雄,和NO.1英雄的差距远不如安德瓦和欧鲁迈特的差距那么大,他有很多粉丝,还有很多追求者,想被他标记的omega能从东京排到大阪。区区一个臭书呆子算什么东西!算什么东西!


 


别说“早晚”了,爆豪胜己赌着气想道,就是现在废久跑到我面前来说他结婚了,我也完全不会当回事。完全!完全不会当回事。


 


聚会散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爆豪胜己的住宅离烤肉店不远,他便一个人走了回去。朋友们叫车道别的喧闹声在身后渐渐隐去,转过一个街角后,全世界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入冬了,夜色寒凉,天上飘下了雪花,在路灯光下旋转纷飞。


 


这一夜最终一无所获。爆豪胜己听自己的脚步,量自己的影子,喝下的酒精在冷风里完全挥发冷却。他的房子也只是冰冷的雪夜漩涡里一块冰冷的礁石,但他现在确实只想快点回去睡觉。


 


他下电梯走进走廊,却听见了飘忽的呼吸声。这一夜应该出现的,不应该出现的,无所谓的,有所谓的,无缘的,宿命的。一个穿了太多衣服,把自己裹得像球一样的人蹲在他家门口,帽子和围巾上落满了雪花。


 


听见他的脚步声,那个人抬起了头,拉下自己的口罩,让一团雪白的雾气在嘴边散开。


 


说:


 


 


 


嗡——嗡——嗡——


 


手机在枕边疯狂震动,爆豪胜己睁开一缝眼睛,骂了句脏话,翻身把手机拿到眼前。屏幕上写着“田中”,是他的助理。


 


“你他妈干嘛,不知道我今天休假吗?”爆豪胜己不耐烦地接通电话,嗓音沙哑。


 


电话里田中说:“你怎么怪起我来了,不是你说查到人偶的行踪记录就立刻联系你吗?”


 


爆豪胜己从床上直挺挺地坐了起来,睡意无影无踪。


 


挂了电话之后,爆豪胜己去冲了个澡,又随便吃了点东西。他出门的时候,绿谷出久的卧室门还关着,想来里面的人还没睡醒。


 


前一夜喝得太多,头还痛得厉害,爆豪胜己叫了一辆车前往事务所。事务所的同事看到他还略有些惊讶,说你不是休假么怎么又来上班了,他摆摆手不予回答。田中在他的办公桌上把所有的资料都码放得整整齐齐,从一年前的这一天到同学聚会那天,所有能查到的关于英雄人偶行程的资料全放在了这里,这也不过铺满了一张桌面。


 


“人偶的英雄活动很多都还在保密期中,这点你也理解的吧。”田中解释道。


 


爆豪胜己点点头,从第一个文件夹开始看起。


 


不得不说,绿谷出久干的活儿又多又杂,上报的项目很多,但大多都不是他这个级别的英雄该做的事情,全部情况几句话就能概括清楚,半张纸都占不到,但即使是这样的信息爆豪胜己也没有放过。他甚至列了一道详细的时间轴,要把绿谷出久这一年来所有的时间都连起来,一个小时也不放过。


 


这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事儿,爆豪胜己知道。他参考的资料不光是事务所提供的英雄活动档案,还有各种新闻上对绿谷出久的报道,甚至还有真假不明的八卦消息。但是绿谷出久这一年过得乏味至极,值得拿出来研究的事情一件也没有,没有桃色新闻,没有流言蜚语,每一个对他表示爱慕之情的人都被拒绝得妥妥当当。


 


爆豪胜己还托人从地下途径查过绿谷出久的开房记录和上网记录,查到的东西都平庸至极。宾馆只住事务所提前预定的,上网记录全是各大英雄论坛,倒是变装参加过一次欧鲁迈特粉丝见面会,参加完见面会路上顺便抓了一个敌人之后就乖乖回家继续刷论坛了,简直毫无漏洞。


 


最关键的是按照怀孕周数推测出的绿谷出久与人结合的那段时间里,绿谷出久竟然一直是和欧鲁迈特一起在出席全国巡回宣讲的活动。那个偶像宅在欧鲁迈特身边还有可能会跑去和别人乱搞吗?还是说搞绿谷出久的人就是欧鲁迈特?爆豪胜己觉得自己越想越离谱。


 


档案上唯一一段完全的空白正是在聚会前的一个月,这一段时间绿谷出久没有参与任何英雄活动,也没出现于任何媒体,连上网记录都没有,仿佛忽然在人世间蒸发了一样。据推算,这段时间正应该是omega怀孕期中信息素开始作祟的时间。


 


爆豪胜己想起那天绿谷出久出现在他家门前的样子,衣服里三层外三层,脸被帽子围巾口罩挡得结结实实。绿谷出久不是一个会随便麻烦人的人,尤其不会随便麻烦爆豪胜己。如果绿谷出久主动发出了求助信号,那一定是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这一点其实也可以理解,且不提绿谷出久是仇家遍地的NO.1英雄,即使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怀孕的omega,在没有自己的alpha保护的情况下也不敢说有多么安全。Omega在怀孕期间散发的信息素对于其他alpha来说是发自本能的诱惑,omega自己在怀孕期间也会陷入不受控制的安全感缺失,这时候如果能受到一个特定的alpha的信息素镇压,omega的安全和心理状态都会好得多。


 


是alpha,又要有能保护NO.1英雄的实力,又要足够可靠,能为他保守秘密,不让他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伤害,从这个角度来看,爆豪胜己的确是不二人选。


 


那也仅仅是个人选。爆豪胜己把手里的纸攥成一团。


 


“话说,有一件事让我觉得还挺蹊跷的。”田中忽然说道。


 


“什么事?”


 


田中打开了桌角最后一本文件夹,说:“你看,人偶从全国巡回宣讲后不是又参与了一起查抄贩毒团伙窝点的行动吗。”他又指了指档案上的一个人名:“当时和人偶合作的是缉毒专家,英雄奇嗅猎人。这个人在行动时不幸牺牲了,但目前公布的对他家属的抚恤内容都很含糊其辞,这些应该不属于保密范围吧?”


 


爆豪胜己皱眉,说:“奇嗅猎人,我记得他已经结婚了……”


 


“是的,”田中继续说,“他的妻子是医疗英雄生长女神,可惜被贩毒团伙的残余势力杀害了。听说生长女神死前还在怀孕,不然也不至于被活生生地杀死束手无策。”


 


田中叹了口气:“即使强如英雄,在怀孕期间也还是如此脆弱。生育的一方不得不承受着这样的危险,诞生总是与死亡相伴,这个世界真的很残酷。”说完田中又想起了一个关键问题,问道:“对了,你突然查起人偶的信息做什么?”


 


“什么都不做,”爆豪胜己合上文件夹,掐了掐自己的眉心,“把你的嘴闭紧点。”


 


翻看资料并没有占用多少时间,爆豪胜己整理完时间轴之后才刚刚上午十一点,还可以回家吃午饭。他不想做饭,所以在路上挑了家口味清淡的餐厅打包了两份饭菜。


 


绿谷出久怀孕之后口味就变得很重,比爆豪胜己还嗜辣,清淡的食物几乎一口也吃不进去,这样自我放纵的话肯定会摄入盐量过多,影响健康。绿谷出久本来是挑食的性格,但是如果是爆豪胜己勒令他吃的东西,即使觉得恶心也会乖乖吃掉,这也是那套“本来就很给小胜添麻烦了”理论的结果。


 


爆豪胜己回到公寓,打开门的时候意外地发现玄关多了一双女人的鞋子,他走进餐厅,看见绿谷出久正和丽日御茶子一起高高兴兴地吃辣牛肉盖饭。


 


“诶!”绿谷出久吓了一跳,手里的勺子都掉在了桌子上,嘴角还沾着辣椒酱,一副上课偷吃零食被老师发现了似的蠢样,“,你……怎么回来了,我我我还以为你去上班了。”


 


他这样子搞得丽日御茶子都紧张起来,也放下勺子小心翼翼地回头看着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黑着脸走过去,看了一眼碗里残余的牛肉盖饭,又看了一眼丽日御茶子,说:“饭哪来的。”


 


“我自己做的!”丽日御茶子赶紧解释道,“绝对安全卫生!油和盐的用量也控制了!”她又举起了桌子另一边一只粉红色的饭盒,说:“你的份我也做了,吃吧?”


 


爆豪胜己冷笑了一声,把自己手里提着的袋子咚的一声撂在桌子正中央,说:“废久,你也不是没人管嘛,还来烦我干嘛?”说完理也不理那边还举着饭盒的丽日御茶子,转身走到客厅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音量开得震天响。


 


看电视翁之意不在电视。爆豪胜己用余光看见丽日御茶子放下饭盒走了过来,蹲在他旁边跟他说:


 


“是我主动过来的,我今天休假,怕他一个人在家里无聊才非要过来陪他的。”


 


看电视翁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


 


“喂,你听我说话啊,爆豪!别看电视了!”丽日御茶子又晃了晃爆豪胜己的肩膀,被爆豪胜己一把拍开,“我也是有工作的事要和他聊才过来的……喂!你听人说话好不好……”


 


聒噪的电视音和聒噪的丽日御茶子的声音之下,爆豪胜己听见绿谷出久微弱的动静,是勺子碰撞在碗壁上的声音,静悄悄的,“叮”的一声,转瞬即被吞没。绿谷出久还在低着头沉默地吃着碗底的盖饭,整张脸一动不动,只有嘴在咀嚼。桌子中央爆豪胜己带回来的饭菜仍然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塑料袋的提手高高地指向天花板。


 


过分克制。爆豪胜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往浅了看这是绿谷出久怕他,凡事都竭力弱化自己,好顺着爆豪胜己的心意。往深了看绿谷出久是在表达不悦,用这种只有他们两人心知肚明的方式。


 


“喂大饼脸,”爆豪胜己突然对丽日御茶子说,“你知道和废久结合的人是谁吗?”


 


丽日御茶子摇头:“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爆豪胜己转过头来盯着丽日御茶子,把丽日御茶子盯得头皮发麻。


 


“你是beta?”爆豪胜己又问道。丽日御茶子眨了眨眼睛,点点头。


 


“就算是beta,只要愿意,也能让omega怀孕。”


 


“我操!”丽日御茶子一下子弹了起来,满脸通红,“爆豪!你再怀疑也不至于、也不至于怀疑到我头上吧!再来说,如果、如果真是我……我怎么会干出那种不认账的事……”


 


爆豪胜己啧了一声,质问道:“不是你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心里有鬼吗?”


 


丽日御茶子倒被这一顿话气笑了,插着双臂原地转了几圈又站定,对爆豪胜己冷笑着说:“你昨天也是这么拿上鸣出气了吧,我都听上鸣说了,你是不是分不清谁对你好?”


 


“你现在像只刺猬似的,浑身带刺,非要把你身边的人都赶走你才开心吗?”


 


丽日御茶子说完就走到玄关去穿自己的外套,嘴里嘀咕着“关心你的感受我真是吃饱了撑的”,穿完之后她又走到餐厅对绿谷出久说了一声“小久我走了”,得到了“一路小心”的回答之后就推开门告辞。


 


房间里又只剩下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两个人,中间隔着聒噪无比的电视声。爆豪胜己把电视关了,回头,绿谷出久刚和他对上了目光就赶紧低下了头。爆豪胜己骂了一声,就走进了自己的卧室,把门泄愤一样重重关上。


 


他躺在床上,各种难言的情绪在胸口交织。他查不到那个人渣是谁,他也不能问绿谷出久,明明就隔着一堵墙,他也不能从绿谷出久那张虚伪的嘴里得到真相。


 


就是得到了又能怎样呢。他要听着绿谷出久亲口说出谁占有了他,谁把肮脏的种子送进了他的肚子,又是谁把爆豪胜己求而不得的东西玩够了又丢在地上。而这一切全都听到之后,爆豪胜己还他妈仍然只是个外人。妈的。


 


外面又响起叮叮的瓷器相碰的声音,然后是哗哗的水声,应该是绿谷出久去洗碗了。他把一个,两个,三个碗放在流理台上。忽然又响起了一片嘁里咔嚓尖锐的声响,屋子安静了片刻,然后是静悄悄的脚步声。


 


卧室的门咚咚咚地响了,绿谷出久在门外说:“小胜,碗被我打碎了。”


 


爆豪胜己闭着眼睛,装作没听见。绿谷出久又敲了两下门就不再敲了。


 


当房间又坠入死寂中时,爆豪胜己心里的烦躁终于到达了顶峰,他跳起来,气势汹汹地推开门朝着厨房走去。厨房里,绿谷出久正一手扶着流理台,一手扶着墙壁缓缓地把中心挪向身后,再慢慢弯曲膝盖蹲下去。他的腹部比初来之时鼓了很多,让他下蹲的姿势有些笨拙得好笑。


 


爆豪胜己走过去,蹲下,拍拍绿谷出久的手说:“我来弄。”


 


绿谷出久有些吃惊似的,但还是扶着爆豪胜己的手臂慢慢站起身来,然后站在一边看爆豪胜己把地上的碎瓷片都拾起来装进塑料袋,再把拾不起来的碎渣擦干净。


 


绿谷出久:谢谢。


 


爆豪胜己:不许谢。


 


绿谷出久:对、对不起……


 


爆豪胜己:不许对不起。


 


绿谷出久扁扁嘴,不说话了。擦完了地板,爆豪胜己又洗了洗手,大摇大摆地坐在了桌边。他看着绿谷出久,绿谷出久也看着他,大眼瞪小眼。


 


“愣着干嘛,”爆豪胜己说,“坐下吃饭啊。”


 


“可是我已经吃过饭了。”绿谷出久说。


 


“那你是想说我给你买的饭白买了吗?”爆豪胜己强硬地拆开一盒饭,把一次性筷子也掰开推到绿谷出久面前,“你每天吃得比猪都多,这些饭也全都吃掉,一个米粒也不许剩。”


 


他说着自己也拆开饭盒,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米饭,还不解气似的,小声嘀咕着:“吃死你。”


 


绿谷出久看着爆豪胜己这副自己给自己找别扭的样子,又低头品了品,忽然就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边爆豪胜己一脸窘迫问你他妈笑什么,这边绿谷出久捂着嘴噗噗噗噗怎样也停不下来。


 


笑什么?这个问题可怎么回答啊。


 


爆豪胜己又骂了几句,没注意到自己的嘴角也扬起了微妙的角度。在那不值一提的角度里,一道鸿沟之间或许正搭起细如丝线般的桥梁。这桥梁能起到什么作用,又有谁能说得出来呢?


 


 


TBC


 


============


 


之前热度挑战的肉文是真的在工事中!真的!绝不是抱着混一混让大家忘记这件事的期望(被打)


写狗血真轻松啊,简直是逃避人生的又一利器


但是狗血完结之后要怎样继续逃避人生呢,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汇总走这里


质问箱走这里




爱各位



评论

热度(425)

  1. “三初海是哪个?”“三初海是哪个?”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继续把冷面烤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