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把冷面烤下去

梦想成为霍克斯的备胎

【胜出】绿杜鹃 03

3初海是个杂食怪:

勤劳西瓜怪来更新,错觉自己写了很甜的一章w


职英背景ABO,生子


因为某种不可言说的原因而怀了来路不明的小孩的孕妇绿谷出久被幼驯染收留的故事


我的剧透:并不是我绿我自己,且咔没有绿


希望不要再在评论里猜情节走向,也不要再来问我要剧透了qwq


 


中篇小说《蛛丝》本正在准备再贩,印量调查走这里


 


前文走这里 01  02


 


 


==========


 


爆豪胜己的国中记忆,是操场周围晒得烫人的阶梯坐台,旋开汽水时噗嗤的气声,汗水的味道和各种信息素的味道混在一起,是那个年龄炙热又辛辣的总色调。


 


十四岁性别初分化的时候,对信息素的控制还没有熟练,加上又正是性欲膨胀个性张扬的年龄,爆豪胜己身边的许多alpha都乐于向人炫耀自己的性别和充满压迫力的信息素。爆豪胜己有段时间也曾经这样,故意把抑制剂冲进马桶,让自己和个性一样带有硝酸甘油气味的信息素在阳光下肆无忌惮地挥发。


 


“你现在在学校,身边都是同龄人才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光己发现这件事之后对他说,“等你经历了第一次发情期你就会知道,这种行为和性骚扰没什么区别。”


 


怎么就没有区别了。那时的爆豪胜己想着。又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许解放信息素。而且当他走在路上,这种专属于强者的味道几乎能为他吸引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他知道有人在悄悄地说,爆豪胜己是他们见过最出色的alpha,他也知道他对于omega而言有多少魅力。


 


胜己将来想标记什么样的omega?他的同伴问他。肯定是那种火辣性感的类型吧。


 


不对,那种女人驾驭起来太累了,胜己肯定更喜欢那种软绵绵的小动物。


 


爆豪胜己嘲笑两声没有说话。那时夏日的风卷着篮球场燥热的尘土味吹上树冠,一片沙沙啦啦的树叶声和蝉鸣交响,一群男生在抢篮板,喧闹嘈杂,另一群男生在长椅上用毛巾擦汗。他最熟悉的那个omega一个人站在篮球场的另一角,两手还拽着黄色书包的带子,扭头向篮球场中央看去,留给爆豪胜己一个蠢得要死的背影。


 


管我标记谁呢。那时爆豪胜己想着。


 


反正绝不会是这个人。


 


 


 


早晨五点半,街上的人还不多,适合隐蔽出行。爆豪胜己坐在沙发上看着时钟,头还有些昏昏沉沉。


 


绿谷出久在卧室里哐哐当当地收拾了许久,终于推开卧室门,毛线帽假发墨镜围巾口罩和拖到脚踝的黑色大衣。


 


爆豪胜己啧了一声:“你是去做身体检查还是去抢银行?”


 


“不是应该打扮得隐蔽一点吗?”


 


“你这样更显眼了!”


 


爆豪胜己站起身,走到绿谷出久面前,把那副莫名其妙的墨镜摘掉,绿谷出久一对亮晶晶的绿眸在墨镜之下滴溜溜地看着他。爆豪胜己心情复杂,和绿谷出久对视了几秒又把眼神挪开,走到书柜边翻箱倒柜找了一副普通的平光镜,黑色的大圆框,戴在绿谷出久脸上还怪可爱的。


 


“大衣脱掉。”


 


“诶???”


 


“诶个屁啊!”


 


“那不就能看出来我在怀孕了吗?”


 


“看出你在怀孕怎么了,装成普通的孕妇不行吗?”


 


绿谷出久一拍脑门:“对哦!”


 


爆豪胜己给绿谷出久挑的衣服是浅驼色的针织开衫和白色的高领长款毛衣,标准的孕妇装扮。假发也要梳得干干净净,至少得像个人一样,金色的假毛顺顺滑滑地垂在肩上,再搭配上白色口罩和驼色的毛线帽,看起来终于像个普通的孕妇了,爆豪胜己发出满意的声音。


 


“走吧,出门了。”


 


“诶等等!围巾不戴吗?”


 


“不是有毛衣的高领了吗?你有那么冷?”


 


“不是冷啦!要尽量多遮挡面部吧!”绿谷出久似乎着急了起来,手都忍不住揪起了自己的衣服,“要是不戴围巾的话我就没有安全感,那我就不出门了。”


 


爆豪胜己也开始不耐烦:“你怎么事儿这么多?不是我在好心陪你去做检查吗?”


 


他又看了看绿谷出久那条深绿色的,看起来就像雪线上的哨兵才会戴的土气围巾,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条围巾一定会毁掉他给绿谷出久的完美设计。但是绿谷出久眼看着眼眶又泛红。爆豪胜己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说:“站这儿等着。”


 


他回到卧室又是一顿翻箱倒柜,找到了以前光己给他织的米色围巾,这条围巾他戴了很多年,上个冬天还在戴着这条围巾出门,直到有天不小心把这条围巾的来历说漏嘴,被以上鸣电气为首的不嫌事大的朋友嘲笑是一把年纪还戴妈妈织的围巾的小宝贝,从此就放在柜子里没有再戴过,想不到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爆豪胜己回到客厅,把米色围巾甩到绿谷出久怀里,说:“这个送你了。”


 


绿谷出久看了一眼围巾,说:“是小胜高中戴的围巾。”


 


“啊?你在嫌弃?”


 


“没没没没没没没有!我我我我我超喜欢的!!!”


 


爆豪胜己挑眉,打开防盗门说:“走了蠢货。”


 


为了保证绿谷出久的安全,也为了避免给两人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绿谷出久自从搬到爆豪胜己家里后就几乎没有出过门。这样的宅男生活对于绿谷出久而言有些过于久违了,偶尔爆豪胜己会看见绿谷出久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围着茶几打转,像被隐形的链条栓在茶几腿上的小狗一样。


 


而和爆豪胜己一起出门,自然也是绿谷出久能出来透透风的好机会,毕竟在爆豪胜己身边可以不用担心会突然被陌生alpha或前来复仇的敌人袭击,绿谷出久也可以放松心情看看路边的风景。


 


爆豪胜己在清晨里还显得寂寥无人的马路上开着车,他一贯是易燃易爆炸的性格,没想到开车却是稳健型——也或许是因为车上有孕妇的缘故。绿谷出久抓着安全带向窗外看,一路向后流逝的景色曾经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开过的几条街道他在怀孕前还巡逻过,现在隔了一层车窗玻璃,又隔了一层时间的平移和身份的转换,竟然变得有种令人不适的陌生感。


 


绿谷出久仿佛看见在某一个转角,他带着几个实习英雄在等红绿灯的样子,那时的英雄人偶还天不怕地不怕的,在后辈面前傻乎乎地故意逞能,又被毒舌后辈一语戳穿,几个人在路口忍不住哈哈大笑。


 


站在路口的是英雄人偶,而此刻坐在车里的只是绿谷出久,是一无是处,只会躲在人后哭泣,无个性,软弱的omega绿谷出久。


 


一切都结束之后,他还会变回以前的样子吗?还是说一切都回不去了?


 


还是说……


 


“喂废久,”爆豪胜己突然问道,“要是医生问起我和你什么关系,你怎么说。”


 


“啊?”绿谷出久一愣,想了半天,“你希望我怎么说?”


 


爆豪胜己忽然又生起气来,骂道:“你他妈怎么说关我什么事。”


 


医院很快就到了,理论上不是工作时间,但是因为绿谷出久提前做了预约,所以可以自由地进入。


 


“铃木医生知道我的身份,他是生长女神小姐的兄长,个性是皮肤透视,是妇产科的专家,所以可以放心。”绿谷出久介绍道。他推开诊室的门,看见医生已经坐在桌前等他了。爆豪胜己早就和绿谷出久约定好不会进诊室,所以就坐在门外的沙发上待机。


 


“早上好人偶先生,您看起来气色还不错。”铃木医生打了声招呼,“躺在这儿吧。”


 


绿谷出久点点头,摘掉帽子围巾和口罩,乖乖地躺在了床上。铃木医生询问了一些情况,又用个性和仪器做了一系列检查,在桌边一边做记录一边说:“宝宝非常健康,您自己的身体状态也很好,没有比这个更让人高兴的事了。”


 


绿谷出久仰躺在床上,用左手食指轻轻碰了碰自己的肚子,也露出欣慰的微笑。


 


“对了,在门口坐着的那位,是您的爱人吗?”铃木医生突然说,“您的爱人真体贴,这么早也陪您来做检查。您可真是个好命的人。要是我妹妹有您这么好命就好了。”


 


“我妹妹……要不是因为那个男人……”


 


铃木医生看见绿谷出久面露急色,挣扎着要坐起来的样子,赶紧改变语气说:


 


“我知道我知道,嗅一郎……我是说奇嗅猎人,是和您一起出任务的时候牺牲的。这并不是您的错,我也知道他是个伟大的英雄,我刚刚说的都是气话,请您不要往心里去。”


 


“说到底我也只是不甘心罢了。”


 


“啊,不,不是,”绿谷出久摇摇头,“我我我其实想说的是,门口的那个人不是我的爱人。”


 


“是、是、是我表哥。”


 


铃木:啊。这样啊。


 


绿谷出久:嗯。


 


“但是,奇嗅猎人先生和生长女神小姐真的给了我很多启迪。”绿谷出久正色说道,“奇嗅猎人先生勇敢而坚定,有着不畏死亡的意志。而生长女神小姐又教给我生命的宝贵。他们都是我重要的老师。”


 


“能被NO.1英雄称为老师,这两个人在天堂也能宽慰了吧。”铃木医生说。


 


绿谷出久闭上眼睛,关于奇嗅猎人和生长女神的重重往事涌上眼前。他曾受邀前往奇嗅猎人的宅邸与这对夫妇共进晚餐,那时生长女神已经开始怀孕,不再前往战地出诊,而是把病人都邀请到自己的宅里。


 


“如果是人偶先生的话,即使怀孕也会坚持去战地吧。”晚饭前,生长女神和绿谷出久在花园里散步时说,“因为人偶先生一直是以无私的形象著称的。”


 


“但是你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再前往战地吗?”生长女神笑着说。


 


“因为我珍惜生命,不光珍惜战地上伤者的生命,也要珍惜自己的生命。”生长女神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当然,也要珍惜这个生命。”


 


“生命原本就是平等的。可你把自己的生命太不当回事了。”生长女神继续说。


 


“你一直在舍弃一切保护别人,但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也有人愿意这样舍弃一切来保护你。”


 


绿谷出久睁开眼睛,在围着床的一圈帘子的缝隙里看见诊室的门,爆豪胜己大抵是坐得不耐烦了,正俯在门玻璃前小心翼翼地朝里看来。那双红眸正看向另一边,并没有注意到帘子里正盯着自己的视线。窗外照射进来的晨光透过窗帘和那层门玻璃,变成浅蓝色的波纹,轻柔地投在爆豪胜己的鼻梁以下。


 


“请您务必珍惜您自己,”铃木医生的声音与生长女神的声音渐渐重合。


 


“您现在只是凡人了,绿谷君。”


 


绿谷出久穿上鞋准备离开诊室的时候,铃木医生又突然说:“我可以和您的表哥说几句话吗?”


 


“啊?表哥?”绿谷出久突然慌张,眼神向门口飘去,“还、还是算啦,我表哥这人说话很没礼貌的。”


 


“没关系的,和患者家属沟通也是医生的职责。”铃木医生指了指门口,“请表哥进来吧,这是很有必要的。”


 


绿谷出久只好咽了咽口水,打开诊室门探出一颗头,说小胜啊医生想见你。


 


爆豪胜己意外地并没有推辞,走进诊室坦坦荡荡地坐在了椅子上。


 


被吓了一大跳的反而是医生,结结巴巴地说原来爆心地和人偶是表兄弟关系吗真是不可思议!


 


表兄弟?爆豪胜己回头看绿谷出久,绿谷出久坐在另一边环顾左右一脸心虚。


 


行啊,废久。爆豪胜己咬牙切齿。


 


铃木医生很快就收起了惊讶的下巴,跟爆豪胜己详细地讲起了照顾孕妇的注意事项。最后铃木医生说:“怀孕期间的人情绪难免有波动,可能显得比平时暴躁一点,你要多担待。”


 


一切办完之后,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一起离开了医院。开始进入早高峰了,路上的车见多,在红绿灯路口堵塞的时间也比来时久了很多,但是爆豪胜己全程一句话也没说,看起来一副不悦的样子。


 


车停进停车库后,爆豪胜己没有给绿谷出久拉开车门,也没有扶他出来,而是自己大步流星地往电梯的方向走去。绿谷出久赶紧喊了一声“小胜”,自己打开车门急匆匆地站起来,刚合上车门就听见嗖的一声车上锁的声音。车钥匙在爆豪胜己手里,爆豪胜己还是头都没回一下。


 


“小胜!”绿谷出久又喊了一声,挪动着并不灵活的身体尽量追上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在前面冷笑了一声,说:“喊谁小胜呢。我不是你的表哥吗?叫胜己哥哥啊。”


 


这句话换做是高中时两人刚和解,绿谷出久最皮的那段时间从爆豪胜己嘴里说出来,绿谷出久可能还真的故意喊两声“胜己哥哥”。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开玩笑的场合,爆豪胜己周身的气压并不友好。


 


“小胜!我不是这个意思……”绿谷出久想解释,一弯腰却忽然把帽子从头上掉了下去。爆豪胜己并没有回头的意思,绿谷出久干看着地上的帽子却弯不下腰。


 


绿谷出久又抬头看了一眼已经独自进了电梯的爆豪胜己的背影,忽然就升起了一股无名火,一脚把帽子踢飞了四五米,低声骂了一句去死。


 


电梯又传来了开门的声音,爆豪胜己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混账废久!你在那儿骂谁呢!”


 


绿谷出久别开头,小声说:“没有。”


 


“没有?”爆豪胜己揪起绿谷出久的毛衣领子,“你刚刚骂了去死吧!”


 


“小胜你在电梯里听到还要专门下电梯……”这不是小心眼吗?


 


爆豪胜己又勾起嘴角冷笑,用拇指指腹搓了搓绿谷出久的嘴角,说:“刚刚我不理你,你生气了?”


 


绿谷出久还是低着头:“没有……”


 


“生气就生气了!”爆豪胜己突然狠狠地推了一下绿谷出久的肩膀,害绿谷出久打了几个趔趄,“我他妈最恶心你这副样子!”


 


“你不是怀孕情绪波动吗?你不是看我不爽吗?你不是怪我对你不好吗?你说出来啊!当面来和我吵架啊!总是自己低着头没有没有的,装成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摆脸色给谁看啊?”


 


绿谷出久张大了嘴说不出话,一发出声音却发现自己已经呜呜地哭了起来,眼泪瀑布一样止不住地流。


 


“那你要我怎么办啊!”绿谷出久哭着喊道,“我这样做也不对,那样做也不对!你告诉我怎样做你才会开心啊!”


 


看见绿谷出久哭,爆豪胜己已经输了气场,被这个泪腺异常发达的人哭得心烦意乱。


 


“行啦!闭嘴吧别哭啦!”


 


“哭也不许哭!哇————你要怎样嘛!”


 


这边绿谷出久哭得面红耳赤,几近窒息,哭声在停车库里重重回响。爆豪胜己被哭到崩溃,又薅住了绿谷出久的头发,瞪着眼睛说:“还他妈有脸哭呢!不是你到处发骚出去乱搞,搞大了肚子就跑到老子这里来碍眼,老子哪他妈来的这闹心事!”


 


“好!”绿谷出久也破罐子破摔似的,“反正就是我的存在就让小胜不开心,那我滚蛋好了!反正你最后也是会让我滚蛋,那我就滚蛋!”


 


绿谷出久说着还真的拔起腿就往车库外走,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爆豪胜己也着急了,喊了一声:“喂!你干啥去!”


 


“我干啥和小胜没关系!”


 


“你他妈现在不怕死啦?”


 


“我死了刚好不给小胜添麻烦!”


 


“操你妈,站那儿!不许动!”爆豪胜己气急败坏地追上来,“敢再多走一步老子打断你的腿!”


 


绿谷出久听了之后哭得更凶了,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到海不复回。但是脚确实乖乖地收了回来,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敢再多走。


 


爆豪胜己追上之后又是一顿臭骂,抓着绿谷出久的头发一顿乱揪,骂着:“你他妈长能耐了!还会离家出走了!”


 


“哪里是我家啦?”绿谷出久还哭着说,“这里是你家!这里没有我容身的地方!”


 


这话忽然就说得爆豪胜己有点难过。他又猛拍了几下绿谷出久的脑壳,然后摸了摸头,说:“别哭了。”


 


他又抱了抱绿谷出久,摸了摸毛衣下还颤抖着的肩胛骨,说:“不许哭了。”


 


绿谷出久的鼻子还红着,抽抽搭搭停不下来。


 


爆豪胜己掀开绿谷出久的刘海,把头顶在他的额头上,说:“行了你,我带你去吃隔壁的猪排饭。”


 


绿谷出久还真停下了眼泪,间歇地抽噎两下,说:“……猪排饭不是油很重么……”


 


“偶尔吃一顿不会死人的。”爆豪胜己又说,“路过宠物店的时候你还可以进去摸小狗。”


 


绿谷出久眨着眼睛:“……小狗不是有细菌么……”


 


“把手洗干净就行啦。”


 


绿谷出久闻言点点头,把口罩和假发戴上,忽然又一溜小跑跑到了车库门外,回头看着爆豪胜己。


 


“你那么着急干嘛。”爆豪胜己说。


 


“我我我……怕你会反悔。”绿谷出久一本正经。


 


爆豪胜己失笑,走到绿谷出久旁边,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蹭了蹭绿谷出久的右手掌心,然后把那只手握在了手里。


 


绿谷出久的手还蛮大,能同时托起三四个小孩,但又是柔软的,还很凉,他们一起走出车库,暖融融的阳光在身上化开,那只手在爆豪胜己手里渐渐回温。


 


绿谷出久在身后一步的位置上,看着两人攥在一起的手,说:“小胜,对……”


 


“不许对不起。”


 


“谢……”


 


“不许谢谢。”


 


绿谷出久垂下眼睛,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说:“小胜虽然凶,但是真的是个温柔的好人。”


 


说完爆豪胜己忽然莫名其妙地站住了脚,回过头来,露出了今日最凶的表情:


 


“不许发好人卡!!!!!”


 


 


 


TBC


============


 


什么时候写别的东西也想写狗血这么轻松就好了,比如写h(不


每次更新都写得很愉快,而且很长,这一章都有6k字了


请不要在评论里猜测那个小孩的来由啦!很好猜!我知道!


又不是在写悬疑qwq,写狗血本来就没什么成就感,要是结局都被猜出来我就写不下去啦


顺便各位军训及开学愉快!(我躺在床上如是说道


 


并没有多少文的汇总走这里


落灰的质问箱走这里




爱各位



评论

热度(422)

  1. “三初海是哪个?”“三初海是哪个?”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继续把冷面烤下去